米歇‧戴比耶夫的素描與單刷版畫-介於點描派 與原生藝術之間

陈贶怡,Christophe Comentale (柯孟德

Les dessins et monotypes de Michel Debiève, aux confins du pointillisme nabi et d’un art presque brut.
 
Michel Debiève et son frère jumeau, Raymond, naissent en 1931 près de Maubeuge. Après une carrière où il pratique la gravure, le dessin, la sculpture, Michel Debiève, amoureux d’une polychromie intense, et émule de Vuillard et de Chaissac, s’est retiré à Nantes où il continue de s’adonner à la dinanderie, au monotype, à l’acrylique…
 « Michel Debiève a une verve narrative très forte, et, toute situation qui le frappe, l’amuse ou bien captive sa mémoire va faire l’objet de restitutions diverses. Bonnard et surtout Vuillard et le courant pointilliste, encore très appréciés pour leurs recherches sur la couleur et leurs essais constants de sublimer des atmosphères nées du quotidien, d’une observation fugace comme de la restitution d’intérieurs sophistiqués, sont très présents dans la manière de cet artiste ». (cf Christophe Comentale, in Art et métiers du livre, 2016, n° 315, 48-57 : 18 ill.).
Une version in extenso est donnée ci-dessous en chinois, en collaboration avec le professeur Chen Kuang-yi, historienne de l’art.


藝術史上有許多兄弟或孿生兄弟藝術家,如尚與豪‧杜費(Jean & Raoul Dufy),楊及喬埃勒‧馬戴勒(Jan & Joël Martel),布賽塔-聖馬丁(Buceta – San Martin)等等。通常他們的作品都是彼此的延續,但米歇‧戴比耶夫(Michel Debiève)與他的孿生兄弟雷蒙 (Raymond Debiève)不同,開放的創作方式使他除了繪畫和素描外,也創作了為數眾多的單刷版畫。他熱愛色彩,以類似波納爾(Bonnard)與蕭薩克(Chaissac)的方式創作。

戴比耶夫在他Orvault的畫室中, 一月16日 (cl. ChC)

在介紹戴比耶夫的獨特世界之前(圖),我們得先提供這對孿生兄弟的一些共通資訊,才能了解為什麼他們後來會各自分道揚鑣。他們誕生於1931年5月29日,在莫伯日(Maubeuge),一個位於諾爾省(Nord)蒙坡雷日(Montplaisir)的城鎮。他們的父親在一個鋼鐵製造廠擔任木製模型師,是一位「努力工作的木匠,稍微畫一點畫[1] 」,從1934到1937年,這對孿生兄弟在幼稚園就開始學畫。同時他們的父親也讓他們在紙上或廚房的磁磚上塗塗畫畫[2]。在整個求學的過程中,他們都不斷畫畫、模仿名作的版畫或複製品,如雨果的肖像或大衛的〈賀拉斯的宣誓〉等。他們也開始做版畫,特別是橡膠版。「我對版畫很感興趣。我們很缺木板,特別是梨木或蘋果木板;我就常常練習用橡膠板刻一些聖人的圖像來印。我找到一位版印師傅幫我印了200張版畫,並且也印了一部詩集」戴比耶夫如此說道。1943-1944年間,有人送他們第一盒油彩,第一個調色盤和畫架。

生涯之始

 在得到文憑之後,二位兄弟在岳父的畫家朋友查理‧貝特雷米歐(Charles Bétrémieux, 1924-1997)的建議下進入瓦隆先(Valenciennes)藝術學院。先上了一些古典石膏像素描及靜物油畫等基礎課程。1948年他們成功的賣出幾幅作品,並且與貝特雷米歐及皮耶‧比昔歐(Pierre Bisiaux, 1924-2005)在瓦隆先共同展出。同一年,他們到布列塔尼,旺代省(Vendée)、安茹省(Anjou)及夏特( Chartres)旅遊。

1949-50年間,他每隔一天即需幫他的岳父做磁磚的工程,他繼續畫畫、印製木刻版畫以及做拼布:杜卡戴 (Paul Ducatez)提醒我們兩位兄弟是真正的拼布藝術家,即便這項活動似乎和他們的創作沒有太大的關係。在當時,兩兄弟很習於搭火車到處旅行,並且顧不得其他乘客的驚愕感受,他們仍利用車程的時間趕工縫製他們的織毯。他們獻給聖伊特惠德(Sainte Hiltrude) 的作品被貝特雷米歐收藏。戴比耶夫的敘事能力很強,他能把所有令他感到驚訝、感到有趣或是勾起他的回憶的情況以各種方法重組。他深受波納爾( Bonnard)、維伊拉爾(Vuillard) [3](图)與點描派影響,特別是他們對於色彩的研究、不斷的將日常生活的氛圍加以崇高化的嘗試、用來重建弔詭的室內畫之強烈的觀察力,這些至今仍令人稱道的手法,大量出現在戴比耶夫的創作中。這不能算是一種技巧的模仿,他們的作法其實大不相同,而是那種對於寧靜,但卻相當有效率的灑進室內的光線,以及對於複雜色彩的特殊處理方式,賦予作品一種瞬間的力道。他以這樣的手法在40年代創作了一系列從生活出發的油彩單刷版畫,例如這幅〈士兵的裝備〉是作於戴比耶夫在共比涅(Compiègne) 附近的哈亞里歐(Rayallieu)軍營當兵時的作品。整體而言構圖比較像馬賽克,充滿了色彩鮮明的面塊(1971),或是形成明亮多彩的敘事,而繪畫的元素賦予現實世界一種較為愉悅的情感。

透過畫家貝特雷米歐的幫助,兩位兄弟在1953年得以進入玻璃工藝家兼畫家Paul Ducatez位於瓦隆先維維耶路 (rue des viviers) 的工作室:他們完成了許多諾爾省索萊姆(Solesmes)區的Try-Stleger附近教堂,以及瓦倫先的鐘樓的工程。他們在兩年後的1955年離開玻璃工作室。於此同時,他們也共用一個工作室,裝置了一個窯用來作陶。也是這個時候他們開始製造珠寶以及上色與上釉的金屬雕塑。這種對於材質的熱愛,也充分表現在1966年10月創作的〈幾何構成〉這一類的作品中 [4]。之後兩兄弟各自成婚,從1959年起,戴比耶夫生活在南特(Nantes)。

如此的創作歷程反應出他對於所有的美術與工藝形式的高度而且天生的興趣:「我認為它們非常的高貴,就像所有我創造出來的東西一樣。」這種立場對介於1930至1950年間的藝術家而言非常普遍。他們全都對不同的創作形式表現出同樣的好奇心。

米歇‧戴比耶夫, 包裹, 1952, 單刷版畫, 21 x 14 cm.       (cl. ChC)

單刷版畫, 靜物,                   (cl. ChC)

 

 

 

 

 

 

 

 

各種題材的素描與速寫

 戴比耶夫從年輕的時候就被材質的多樣性所吸引,特別是素描。素描是最單純的作品,是書寫痕跡的基礎,並且也因此隸屬於充滿高度自由的創作區塊。他非常留意前輩藝術家們的作品,毫不猶豫的參考他們來創作,但並非一昧的模仿,而是一種致敬,並且挪用吸引他的影像再加以塑造成形。與他同時代的藝術家恰巧相反,戴比耶夫雖然也利用立體派所提供的綜合的可能性,但總是停留在他自己的繪畫世界裏。在立體派的影響下,他偏好人物畫〈下樓梯的女人〉、〈橫臥的女人〉:單獨的人物,或是親子圖、神話人物,特別是牧神的題材(〈新月下的牧神〉,圖7)、鬥牛的場景、其他的動物以及靜物畫。墨水、色鉛筆及鉛筆豐富了他造形上帶著一點夢幻的、一點溫柔和一點趣味的繪畫世界。即便是最嚴肅的主題,例如上古的題材,也總是帶著某種幽默的距離,並且顯得較為裝飾,似乎是為了配合這個藝術家們皆多才多藝的世代。這種精神非常類似吉利訶(Giorgio de Chinrico), 尚.馬丁(Jean Martin) [5]或是尚.戴佩許(Jean Delpech) [6],而後者也是全才藝術家,他的才幹表現在銅器,油畫,以及所印製的版畫的各種圖式中。戴比耶夫跟他們一樣表現出一種人道主義的態度。他的創作從人出發,並且從未離開過人。他的作品充滿了人道的溫度,例如這幅《漁夫》。他的素描習作及草稿全部保留在收藏於畫室中的素描冊,是他後續所有原作或版畫作品的起點。這些素描作品大小不一,是靈光乍現之作,總是用鉛筆畫描繪,或是作為較為複雜的大作之備忘。

米歇‧戴比耶夫, 室內, 1948 (cl. ChC)

Michel Debievre, Géranium et plantes sur appui de fenêtre, huile sur papier, 1962,-1

 

 

 

 

 

 

 

 

 

單刷版畫,自然與人文環境的立體作品

 在他的創作歷程中,富於造形表現力的作品相繼而出(圖11、12、13、14):裝飾藝術、立體派、抽象藝術等風格不一。而他也表現出像馬諦斯或路撒(Lurçat) 這樣的創作者的人格特質。戴比耶夫感興趣的創作風格非常多元:在20年代重新出現的古典形式,深受他所認識的維伊拉爾作品中的氛圍影響。(圖22、23、25、27)。再來就是原生藝術-那些間錯的圖案令人想起我們在欣賞蕭薩克(Chaissac)的作品時的愉悅感受。後者的作品深深的吸引著他,但他並不因此就成為此類美感形式的代表。至於畢卡索對他的影響,正如我們在他的作品中所見,來自於畢卡索「多元的創作形式及革命性的美學」,戴比耶夫正如同他的弟弟一般,「並非一位被動的畢卡索模仿者」,而是一位各種形式、各種偉大的主題,令人一訪再訪的象徵性畫作(圖16,〈閱讀的女孩〉)的狂熱改造者,他改造的對象包括畢卡索、委拉斯貴茲、荷蘭畫家、中世紀的細密畫與祈禱書等等[7]

身為銅匠,他喜歡從廢棄物中尋找造形的源頭,與生活中的落差,移位的部分同步,使他的創作顯的比較非理性。他使用的技術是版畫、石版畫,特別是單刷版畫。這些材料能使他在創作上進行回收與整合,使他從材料的遺跡與殘骸的豐富中再造新形式的天分得以充分發揮。他非常善於使用這個利用版上殘墨的技術的便利性,正如十七世紀以來許多藝術家,特別是那些做銅版畫的,以及竇加與高更作品中那些處理的如此完美的墨跡。

戴比耶夫這數十年來所完成的單刷版畫,是對圍繞著他的世界之雙重反思。他從從事磁磚工作的岳父那裏得到了對磁磚的熟悉感,而磁磚是一個易於使用的載體,塗敷顏料並轉變成複製圖像時的穩定基底。他創作了一個重要的系列,幾何的、城市的、神秘的形式,尺寸通常都是15公分見方,跟原先作為版材的磁磚一致。至於比較大型的作品,他喜歡的尺寸是65X50公分。他告訴我們:「我喜歡把單刷版畫做在玻璃上,更喜歡做在白陶、銅或是黃銅上。因為我岳父曾經是磁磚師傅。我們擁有許多符合主題的不同尺寸的磁磚。」1956年所作的一件單刷版畫作品,〈貓與靜物〉雖然對於後立體派的參照是明顯的,但戴比耶夫加上了一些日常生活的情調,賦予作品某種生活中的特殊火花。同樣脈絡的作品如〈母雞〉,母雞的羽毛飾以遠方民族的棋盤紋,與1956年的〈靜物〉一樣的造形簡單,也同樣在窗前擺了九盆盆栽。手法的簡化,促成了一種莊嚴的構圖。1956年的作品〈鳥類金字塔〉則顯示出與他的先進戴佩許同樣的關注,在個人世界中尋找形與形互動的樂趣。另一幅由觀察〈棋手〉這幅作品而來的作品〈海景〉,則更重視平衡、更簡單,令人見到Dufy作品的架勢。透過海浪圖案的細緻處理,以莊嚴的方式調節分配了滿與空的區域,細節的處理以及每個區塊的凸顯也絕不含糊。這些畫作與其它技術的關係非常明顯,特別是那些橫飾帶令人聯想到磁磚的設計。

當他決定繼續鑽研透過光暗的對比或強度所呈現出來的材料的豐富時,戴比耶夫賦予單刷版畫某種獨特性。這些由油畫衍生而出的作品,有時候油彩稀釋到接近於水粉或水墨的清淡色調,但這種材質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製造出強烈而繽紛的色彩。石版畫用的油墨較不濃稠,用在紙上時也較不具侵略性,可以引發黑色調子的豐富與白色槽痕的細緻之間的對話,喚起其它時代的版畫的強烈衝擊,例如兩千年前的中國或是西方中世紀的版畫。晚近,他的作品被新的觀眾重新發現,這群人接觸到他的作品時都感受到白色線條所散發出來的高貴與力量,像光線一樣照耀在上了墨的彷彿藏匿著生命的區域,而上面的顆粒賦予作品一種絲絨般但卻不單調的質感,面對陰鬱的世界時,他的作品為觀眾帶來一種不一樣的滿足感。

戴比耶夫的作品就是如此強烈的擁抱這個世界,他身兼畫家、版畫家、銅匠、另種形式的建築師、木雕家、也是鐵匠,他非常知道如何以各種不同的技術變換他的圖像。他的牧神、單刷版畫也是木雕作品,如同高更的木雕一樣喚起生命之流的樂趣,並且與周遭的環境互通。這樣的作品來自於從創作慾望而出的表現所帶來的活力,而這樣的慾望仍然能相當強烈的被感受到,特別是當戴比耶夫提到他自已的作品,以及他數十年來以同樣明顯的強度所創作的這些作品。

文末,我將引用另一位高更的愛好者馬勒侯(Malraux),他岔開的、粗野的、甚至非理性的,但仍帶著暗喻的微妙的熱情,完全適合戴比耶夫的多采多姿,因為後者也是正面迎戰真實!馬勒侯如此解釋:

藝術家生來是風格的囚犯,風格能使他不作世界的囚犯。從青少年時期他豈不就放棄努力想擁有的一成不變的臨摹系統…。然而他卻很快就會明白用別人的語言來轉譯這個世界,仍舊是被支配…。不論藝術家畫的是神祉或透過靜物的面具來表現他自己,他不會馬上再現他所眼見的,而總是再現他所想再現的。不論他如何宣稱,他從不會臣服於世界,他總是讓世界臣服於他用來代替世界的東西。他改變世界的意圖與藝術家的本質是無法分離的。

Michel Debiève, Vague (1971), monotype

 

參考書目 :

 Josset, Michèle, Michel Debiève, peintre et sculpteur, approche d’un créateur ou d’une création. Rennes : Université de Rennes 2, 1988.

Mémoire de maîtrise d’histoire de l’art et archéologie, sous la dir. de D. Delouche, unité d’enseignement et de recherche arts.

Henry, Pierre, Avec le décès du peintre Raymond Deviève, l’Avesnois vient de perdre son grand imagier. In : La voix du Nord, 15 janvier 2012.

Devin, Pierre, Raymond Debiève (1931-2011) In : Valentiana, 2012, sept., 49, pp. 103-109 : ill..

繪本與插畫 :

Images premières, petite anthologie poétique sous le signe des 4 éléments, présentée par Marguerite Laurent-Filliâtre. Illustrée par Michel Debiève. Paris : Bourrelier, 1956. 96 p., fig., pl. ; 17 cm

Fort, Paul (1872-1960), Ronde, illustrations de Michel Debiève. Paris : Bourrelier, 1964. 94 p. : ill. en noir et blanc ; 18 x 14 cm.

Caruel, Bernard, La Lyre à quatre sous / par B. Caruel ; illustrations de Michel Debiève ; [publié par l’Association départementale des pupilles de l’école publique de la Charente]. Angoulême : Association départementale des pupilles de l’école publique, [1973]. 43 p. : ill., couv. ill. ; 22 cm

[1] 至今我們尚未能窮盡關於戴比耶夫兄弟如此繁複的作品的研究。本文的目的是給予米歇.戴比耶夫的作品一個概略的介紹,他參加過不少的展覽,而他的弟弟雷蒙則不:「雷蒙留下了數千幅的繪畫及更多的素描跟版畫。」去年一月米歇如此告訴我們。我們之後將會對雷蒙進行研究,同時發表關於雷蒙的文章。

[2] 關於他們的生平的資訊來自於與畫家的訪談,又或者來自於書目中提及的著作,以及藝術市場上的文獻來源。戴比耶夫的作品在市場上擁有或多或少的能見度。.

[3] 1886年三月, 維伊拉爾(Vuillard, 1868-1940)進入朱利安學院( l’Académie Julian), 他的老師是Tony Robert-Fleury。他在第二年的六月,第三次的嘗試後才考進巴黎高等美院 。他投入以畫巨幅歷史畫聞名的學院派畫家傑洛姆(Jean-Léon Gérôme)門下六個禮拜。就學期間,維伊拉爾對寫實的靜物畫及室內畫感興趣。之後,他也畫一些大幅的呈現風景的裝飾繪畫。戴比耶夫就像維依拉爾一樣喜愛室內畫,不過即便如此,他所畫的室內畫並不私密,它們一方面擁有較為描述性.敘事性的背景,另一方面,這位單刷版畫的名家毫不猶豫的在金屬板或磁磚上創作,就像他的前輩們在石板上創作一樣,為了要透過水彩跟水粉,甚至是水性的壓克力展現較高的柔和度。

[4] 雷蒙逝於2011年,他的作品與米歇稍有不同,比較傾向於繪畫與墨水畫。

[5] 參見Jean Martin, peintre-graveur du monde humain et divin in : Art et métiers du livre, 2006 (255), pp. 48-57 : 17 ill. en noir et en coul.

[6] 參見Les carnets de dessins de Jean Delpech (1916-1988) in : Art et métiers du livre, 2002 (228), pp. 50-56 : 8 ill. en coul.

[7] Devin, Pierre, Raymond Debiève, p. 107.

 

Aimez & partage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