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泽林博物馆 收藏家、摄影家、中国器物商人杜泽林(François Dautresme)收藏。

Le Musée chinois du quotidien

Le fonds François Dautresme, collectionneur, photographe et marchand du quotidien chinois.

柯孟德(Christophe Comentale) 撰文

开幕仪式:2018 年 7 月 11日 19 时,罗代夫 OMDP 文化中心 (centre culturel OMDP de Lodève)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上午10点至下午1点,下午4点至晚上8点。 联系电话:+33 4.67.88.03.31

“我们想不出一个中国人会做出什么丑陋的东西。对中国人来说,一个美的东西必定是 制作精良的,而一个制作精良的东西必定是有用的,有用才是美的,而美也必定是有 用的。经济思维决定了这一姿态。工匠遵从材料的特质,材料也会给出唯一的答案。 创造力与重复使用的价值并重。在中国,所有东西都联系在一起,相互对立的事物也 会得到很好的安置。我们看到,一个朝向恰当的房子和庭院代表着整个世界,三种相 反的视角可以共存于一幅农民画中,所有的材料都有存在的权利,书面语言是一门服 务于事物真实性的艺术,它的文字是作为一个物体被创造出来的。” 杜泽林的堂妹(Françoise Dautresme),《中国之旅(Le voyage en Chine)》,巴黎:FD,1976。

OMDP( Ô Marches Du Palais)文化中心原本是建于1865年的一座美轮美奂的礼拜堂, 在罗代夫市(Lodève)古城区的中心,位于以雕塑家保罗·达尔德(Paul Dardé)命 名的集市的后面的一栋建筑物。建筑的主人是让-克里斯多夫·米罗诺(JeanChristophe Mironneau),他是雕塑家出身,十几年来对这个建筑不断的进行修复,形成 了三层楼近乎九百平方米的空间,以便在这里举办各种丰富多彩的活动。多年来,他 一直鼓励在这里举办关于西方和亚洲中国文化圈的艺术展览。 这个计划得到了展览总监和执行策展人迪迪耶·苏德罗尼(Didier Scuderoni)的支 持。他是一位自由职业研究员,同时也是许多常规博物馆展览的布展专家,这些展览 与各种机构合作举办,其中包括台湾艺术大学,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敦煌研究 院。这个地方还举办与展览有关的社团活动和研讨会。 迪迪耶·苏德罗尼对杜泽林的收藏之所以充满兴趣,乃是因为他本人对中国和台湾地 区有着相当了解,他曾参与诸多传播藏品的知识和价值的文化活动,多次往返海峡两 岸,挑选用于展览的物品并且进行布展。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是一些材料如木器、瓷 器的专家,曾受过这些领域的专业培训。他还与各种科学家和专业人士展开过密切合 作,已经在这个地方举办过活动,其中包括杜泽林的亲人和收藏合作者,杜泽林的堂 妹作为活动的荣誉主席。 杜泽林博物馆的开放,离不开一个由研究人员和学者组成的科学委员会的支持,他们 是:巴黎天主教学院教授、汉学家伊曼纽尔·林国(Emmanuel Lincot), 里昂大学讲 师、汉学家玛丽·洛瑞亚德(Marie Laureillard),罗马美术学院教授安娜·罗马内洛 (Anna Romanello),以及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汉学家侯绿曦(Lucie Rault)等 人。

行动主义作为田野研究的指导

自1963年以来,杜泽林(François Dautresme,1925-2002)一直对中国进行田野调查, 他在1966年创立了 CFOC(东方与中国法国公司,法语为 Compagnie Française de l’Orient et de la Chine)。 这位活跃人士在罗代夫本地享有盛名。他开了许多家商店,极 力展示了用天然材料制作的“美的”物品,以合理的价格招徕了众多收藏家和书画艺术 爱好者。但杜泽林和他的团队后来被一个不择手段的合作伙伴挤兑出了公司,他只能 面对这一沉重的困境。于是他再次出发去往中国内地的不同地区,搜罗和挑选满足其 好奇心的各种大件而多样的制造物品。在这期间他也展开了收藏活动。他的收藏的物 品有一个核心特征是材质多样,包括陶土、竹子、纸张、木材、金属等等,只要是用 在了精美制作的器物上。

其后的四十年间,杜泽林对中国文化方方面面的日常生活器具和考古文物都表现出了 持久的好奇心,他总是担心这些东西有朝一日会永久地消失。从河南到内蒙古,甚至 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他的热忱的足迹遍布了中国的乡野。他的亲属弗朗索瓦 丝·杜特莱姆,本是一个设计师和文人,成为了他的密切合作者和收藏家,守护着杜 泽林的这些宝藏。杜泽林对生活本质的赞颂从未停歇过,1995年巴塞罗那米罗基金会 专为他做了一个展览,题为《生活的艺术,生存的艺术》。2000年在杨新的指导下,故 宫博物馆举办了《清代宫廷包装艺术展》。六年后,即2010年4月10日到5月16日,《中 国,日常的宝藏》大展在摩纳哥格里马尔迪会议中心举办。 2010年秋季在巴黎 EDE 基金会空间举办的《中国,土地的庆典》展览上,展出了一整 套篾条编制的各种用途的器物。弗朗索瓦丝·杜特莱姆这样形容:“每一个任务,对 应着一个容器,一个盛水工具,一台惊人的木质水车。”杜泽林是一个眼光犀利的商 人,更是一个被强烈敏感力驱使的收藏家。他的收藏不仅有墓葬陶器,平民使用的瓷 器,还有品质上乘的宋代青瓷,尤其是清代的青花瓷和单色瓷,此外还有红黑漆器、 玉器、石头、首饰、珍珠、羽毛、青铜、琉璃、翠鸟羽毛饰物、平民家具或黄花梨木 家具,比如这里的古琴案几、橱柜,以及一对底座和靠背都镶嵌着浅绿石板的精美躺 椅。在他的收藏中我们还能看到一些奇珍文人器物:有着古色光泽的树根精雕而成的 笔筒,有书法题诗的雅石。另一个重要的部分是丝绸、刺绣、服装和装饰品。除了罕 见的物品之外,那些流传于平民百姓生活中的物品也在他的收藏范围,从传统医学到 文化大革命的毛泽东雕像,从剪纸年画到儿童玩具和皮影戏,从仪器工具到风筝和拓 片,甚至帽子斗笠,斗蟋蟀的笼子…… 还有一些实用的书籍:传统中药手册、植物花 卉图谱,毗邻着如今已罕见的精美年画雕版木刻等等等等。 有一位中国专家曾给与杜泽林“日常中国的吉美”的称号,因为他不仅一位对传播中 国日常文化抱有极大热忱的丝绸之路上的传统商人,尤其是他感觉到,中国农民的日 常生活正在缓慢消失;同时他还是约瑟·亚瑟(José Artur,法国国家广播电台主持 人)所称的“慧眼独具”的收藏家,他将一个蟋蟀竹笼子和一件汉代陶器视为同样重 要。他对中国的这份热情来自于他的叔叔雅克·杜特莱姆,他曾是法国轮船公司的远 途轮船船长,对中国极为爱慕。

田野调查的结束

2017年10月10日,Piasa拍卖行将成千上万件藏品散卖掉了。摆出来卖的巨大摊位吸引 了法国国内外众多重量级藏家前来,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藏家们,他们渴望买到这些 在中国变得越来越罕见的物件。由于他们的到来,某些物件价格飙升,甚至到了不可

思议的地步……还有一些,在没有得到很好地鉴定的情况下,就散落在尘世间了…… 就像弗朗索瓦丝·杜特莱姆说的,“这一场拍卖,虽说成功,但其实也很失败,它并 没有促使杜泽林的收藏品最终变成一个追寻记忆的场所。”因此,为了弥补这份缺 憾,她在这次巨大散卖行动的同时,慢慢开始了协商将藏品捐赠给一些遗产机构:从 2017年开始,中国年画雕版和木刻画捐给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图书馆;2018年2月, 一些具有遗产价值的藏品捐给了路易·乌朗博物馆(musée Louis Vouland),极大丰富 了其书画艺术馆藏;在同时期,一整套重要的中国古籍和手卷进入了巴黎天主教学院 的菲勒斯图书馆(bibliothèque de Fels)。其他一些中国的机构,如关注民间图画的天津 大学,也对杜泽林的珍贵收藏表示出了接收意愿。 而杜泽林留下来的一套35000多张照片,展现了他足迹所布的那些乡村,在飞速现代化 的过程中被遗忘和碾压的面貌。为完好保存这份资料,杜泽林曾着手寻找一个专门的 空间来好好展现这份藏品的价值。假如某些机构并没有对这套独一无二的收藏表现出 真正的兴趣,那么它们也别想通过专门的拍卖渠道来获取这份收藏,有很多专门收藏 摄影的博物馆研究员就曾被这样拒绝过。

纪念

下面这首诗,曾是就任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杨新先生写给杜泽林的,为纪念他到访山西 的一个村庄。他在诗中描述了乡村的风景,阐发了人与自然相融相洽的美学:

曲曲弯弯溪畔路,重重叠叠眼前山。

和烟和雾村边树,自去自来童牧还。

一座关于日常中国的博物馆

杜泽林的堂妹最终选择了罗代夫的 OMDP 文化中心,这个并非体制机构的地方,将它建 成一个放置杜泽林藏品的记忆场所。她在2017年12月末,将约五百件藏品运送到罗代 夫文化中心,委托文化中心将藏品清点归类,发扬它们的价值,以便日后在必要时对 收藏规模进行补充。就像迪迪耶·苏德罗尼所说,“我们在最初阶段将这些库藏原样 保存在库房里,以便进行挑选和按主题归类,它们必将在日后彰显出中国手工行业在 乡村的丰富面貌。”补充的捐赠还在进行中,最终会到达一千多件藏品。 这些藏品中,中国的家具成为了杜泽林日常使用的办公桌和座椅,在那些手写笔记本 中写满了他购置记录和旅行笔记。他还绘制了他在各地找到的物品的图样。这些并不 属于收藏的物品,记录和见证了这个非凡人物的工作进程。在对藏品的精细而又漫长 的处理的同时,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文化中心的其中一层将会建成一个常规博物馆 空间。 2018年春季,从4月20号开始,我们将各类藏品按主题做了一个馆藏精选预展。这些藏 品的初次展示,吸引众多参观者注意到了它们的丰富价值。博物馆的重要馆藏包含了 中国年画的雕版,绚丽的拼贴画,丰富的跟蟋蟀、鸽子相关的物品,各种农耕工具, 以及修理各种器物的工具,最后值得一提的还有毛泽东时期的一些物品。迪迪耶·苏 德罗尼说道:“我们在继续修复一些非常规尺寸的物品,比如这辆饰有长寿字符的清 代嘉庆年间的马车,它是杜泽林从南京博物馆收购来的。这件物品见证了弗朗索瓦 丝·杜特莱姆的慷慨气度,她总是不断地支持和鼓励我们的工作。但我们也希望保持 一些物品的神秘面纱,等到杜泽林博物馆开幕仪式上再现场揭开它们的面纱,届时弗 朗索瓦丝·杜特莱姆还会致辞。我们还必须铭记让-克里斯多夫·米罗诺以及所有参与

到这场华丽的冒险中所有团队人员做出的贡献。” 我们计划尽快出版一份最具代表性的藏品的收藏目录。这项工作正在科学委员会的主 持下进行。这对杜泽林和他的堂妹 在2004年为波尔多装饰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中国记 忆》展览编撰的画册是一次重要的更新。 之后,在与专业机构展开研究的过程中,例如在临时展览的同时,我们还将编写更多 的专题文章。中国的各种机构也已经准备好一起参与到这一行动计划中,这一切都是 为了让人不要忘记二十世纪后半叶这个热爱中国的伟大人物——杜泽林。

以杜泽林的堂妹的话作为结尾吧。正如她常常提起的那样,“杜泽林在中国比在法国 更为广人知,在中国人眼里,他既是一位‘眼光独到的资本家’,也是让他与日常中 国建立了亲切关系的‘老杜’。”(翻译 胡嘉兴)

参考书目

文章

  • Comentale, Christophe, Des collections entre éphémère et permanent : la fondation-musée Louis Vouland et la collection François Dautresme. 来源: blog Science et art contemporain http://alaincardenas.com/blog/evenement/descollections-entre-ephemere-et-permanent-la-fondation-musee-louis-vouland-et-la-collectionfrancois-dautresme/
  • Comentale, Christophe, Les trésors du lettré, quatre ou sept ? 来源: blog Science et art contemporain http://alaincardenas.com/blog/evenement/les-tresorsdu-lettre-quatre-ou-sept/
  • Comentale, Christophe, La collection Dautresme sera finalement vendue, In: L’Estampille/L’Objet d’Art, oct. 2017 (538), pp. 14-16 : ill. Dautresme Françoise, Le voyage en Chine, Paris : FD, 1976, [12] p. : ill. en bichromie.

展览画册 (精选)

  • Mémoire de la Chine : Hommage à François Dautresme / Françoise Dautresme ; iconographie, Elsa Ritzenthaler ; préface d’Alain Juppé. Bordeaux : 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2004.
  • [Exposition. Monaco, Grimaldi forum. 2004]. Chine, trésors du quotidien : sur les traces de François Dautresme : [exposition, 9 avril-16 mai 2004, Grimaldi Forum] / [catalogue sous la dir. de Jean-Paul Desroches]. Milano : Skira, 2004. 195 p. : ill. Bibliogr. pp.194-195.

 

Aimez & partagez :